灵感来源: Women We Love

芭蕾美伶

芭蕾舞巨星谭元元的生活点滴和她爱用的美容产品

谭元元说,成为一名誉满全球的芭蕾舞演员和被一个美容品牌采访也一样,并非在她的意料之中。“我就像是一只长大了的丑小鸭。”她笑道。命运的扭转始于妈妈鼓励她去报考上海舞蹈学校的那一刻——“有人给了我一张申请表。”她谦逊地回忆道。这个中国女孩最终成为被录取的24名学生中的一员。13岁的她比其他同学年纪要大一点儿,舞蹈经验也不如其他人丰富。然而她的不懈努力让她很快就在班里名列前茅,最终还被选送前往德国斯图加特市著名的John Cranko 芭蕾舞学校学习。1995年,谭元元加入旧金山芭蕾舞团,成为一名独舞演员;仅仅两年后便升任Richard C. Barker首席舞蹈演员。

基本上我都是自己给自己化演出妆。

在美国西海岸的舞蹈团历经的19个演出季中,谭元元一路走来曾面临不少挑战。“难以想象的艰难与严格,不仅仅是身体上的。”她这样形容大强度且竞争激烈的训练,“面对紧张的日程表和身体上的伤痛,你必须有强大的意志力。”(编者按:采访当天,这位繁忙的芭蕾舞演员从早上9点半就开始了长达六个多小时的排练,之后接受了《The Estée Edit》的采访,接着又要奔赴一场直到晚上10点45分才结束的演出。)不过,40岁的她总能泰然自若、井井有条地把一切都处理好。除了来自父母的帮助和支持(他们从中国搬到了加利福尼亚,为了和女儿住得近一点),更多的是出于自己本身对于演出的期盼与热爱——她甚至自学成才成为了一名美妆达人。“基本上我都自己给自己化演出妆。”谭元元说。在这里,这位身姿曼妙的芭蕾舞明星向我们娓娓道来舞台妆的化妆技巧,舞蹈后最好的减压方式,以及音乐推荐。

EL:舞蹈演员在演出时给自己化妆很常见吗?

YYT:是的。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专门学习过舞台妆,因为会用到一些特殊的化妆工具和技巧。(舞蹈学校)就像是军校,我的老师们不怎么喜欢我,因为我总是不懂得改正错误!现在,虽然我有自己的妆发师,但是对于护肤、底妆和彩妆色彩的选择我还是有个人偏好,因此我还是喜欢自己来。

EL:如果演出时你的妆容花掉了,你会怎么做?

YYT:如果我出很多汗,腮红就保不住。我会趁那些有中场休息的演出进行补妆,例如《天鹅湖》、《吉赛尔》和《睡美人》等。我仅仅只是补上一点唇膏和腮红。不过眼线必须保持不变。

保证充足的睡眠——保持心情愉快,当然化妆品也会有点儿帮助!

EL:护肤是否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占了相当大的比重,因为毕竟工作要求你必须不停地上妆、卸妆?

YYT:是的,我们常常在气温较高的房间里练习,很容易脱水。我是雅诗兰黛特润修护肌透精华露(小棕瓶)的头号粉丝,它真的非常好用。我也用眼部精华。因为经常飞来飞去,在飞机上我喜欢敷面膜,当飞机降落时,只要洗个脸,皮肤状态就会很好。

EL:你的作息如此紧张,你又是如何让自己放松的?

YYT:有时候我会北上(旧金山的北部)来个品酒之旅。此外,我也看电影,补觉,点蜡烛,听恩雅的歌,或是泡个热水澡。时不时地我会去按摩放松。我们的芭蕾舞团有一个常驻执照按摩师,不过每天他们只工作6个小时,因此只有6个舞蹈演员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!我通常就自己到外面去按摩。

EL:除此之外,在一场特别疲累的演出之后,你还会如何放松你的肌肉?

YYT:针灸对于肌肉放松有很好的功效。最好能一边做疗程一边小睡一会。然后我就会觉得精力充沛。

EL:你得到过的最好的美容小贴士是什么?

YYT:保证充足的睡眠和保持心情愉快,当然化妆品也会有点儿帮助!

照片: © Eric Tomasson

Top